试论助动词浅谈情态助动词使用对礼貌原则影响

更新时间:2022-5-28 点赞:18216 浏览:75655 作者: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摘 要:对于情态助动词这个概念的定义到目前为止没有统一的标准答案,我们可以结合意义和功能给情态助动词一个定义:表示说话人或行为人对事件发生的客观可能性和主观态度的评价的广义情态意义的非典型动词。如:能、会、可以、可能、应该、要、想等。在汉语中,情态助动词是表现礼貌的重要方式,并且不同的情态助动词的使用对于礼貌的程度是不一样的,由此可见,情态助动词的使用在我们人际交往的礼貌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情态助动词 礼貌 模糊 直接 选择 影响
对于情态助动词这个概念的定义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标准的答案,学术界都持有自己的各种看法。赵元任指出:“有时候,助动词也叫情态助动词,因为助动词是表示后头动词语义上的情态。”李英哲等人认为:“因为助动词通常用来表示后面动词的情态(如允许、能力和职责),所以又叫情态助词或情态动词。”“情态动词是用来表达情态的,及说话人对由主要动词所表示的行为的态度。”马庆株也认为:“在汉语中能愿动词……说明人们对事物的态度,即说话人对所说内容的真相承担何种责任和承担责任的程度,表示逻辑上的模态义,即逻辑主项和谓项间联系的样式。”
由此可以看出对于情态助动词的定义的问题还是不尽相同的。我们姑且设存在这样一个假设:存在这样一个词类,他们的典型成员是:能、会、可以、可能、应该、要、想等,他们在语法特征、句法表现上有一定的共性,在意义上能够用一个相对概括的概念和定义来统摄。我们可以结合意义和功能给情态助动词一个定义:表示说话人或行为人对事件发生的客观可能性和主观态度的评价的广义源于:大学毕业论文范文www.618jyw.com
情态意义的非典型动词。
情态助动词主要用来表达看法或意见,提出建议或表现说话者的态度,礼貌等,它们在语用上最显著的作用是以言行事作用以及交际礼貌上的作用。情态助动词的使用为人们在交际中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使交际变得更加快捷、容易、简单和清晰。如“能”字在生活中的使用是很普遍的,假如别人问你一个关于你能不能学好语文呢的问题,你只需简单的回答能或不能,对方就知道你对于学习语文的状况了。下面就具体看看情态助动词的使用对于礼貌原则的影响。情态助动词对礼貌原则的体现作用:在汉语中,情态助动词是表现礼貌的重要方式,那么它们是怎样体现出礼貌性的呢?在礼貌层级上又有哪些作用呢?

一、情态助动词使用与否会改变句子的礼貌程度

它主要从下面几方面来起作用:(一)使话语变得模糊。情态助动词在句子中的使用虽不改变句子的真值,但是能使之变得模糊,是一种模糊限制语。使用情态助动词以后,由于说话人没有明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因此对话语内容所负的责任减轻。
第一种情况是如果在话语双方有分歧,说话人要表达与听话人预期答案相违背的意见时,情态助动词的使用能很大程度上削弱对对方面子的威胁,使话语变得委婉易接受。有这种作用的情态助动词多是表示可能性,有猜测,估计作用各情态助动词,如“可能”“应该”等。如以下的例句:

1、老师,我病了,明天不来上课。 → 老师,我病了,明天可能不来上课。

很明显的后者的表达更为婉转,更符合实际,并没有很果断的说明天不去上课。明天去不去上课要看病情有好转没,如果好转了,那就可以去上课了。如果没好呢,那就不去。老师就能很自然的知道这个同学的病情还没有好转,所以没来上课,是值得理解的。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表达方式就是用上情态助动词,来表示未来的可能性,表达自己的推测,也更能让对方接受。
2、这道题你做错了,看看书后面的答案吧。 → 这道题你可能做错了,看看书后面的答案吧。
在这一例句中,用上情态助动词后,表达的效果明显就不一样了,这种说法让听话人听了感觉对方态度没有那么的强硬,反而觉得很友善,在提醒自己的错误,于是也就欣然接受对方的意见。而前面一句的表达可能就会使听话人觉得凭什么你说的话就是权威,就是对的,所以也就不太容易接受这种表达。

3、A:你看:小英在那跳舞呢!

B:那个人不是她。 → 那个人应该不是她吧。
在这句话中,由于答话人没有很明确的根据证明那个人就是小英,因为那个跳舞的人离他们还是有一定的距离,还有就是那个人在跳舞,也不能一下子让他们看清她的面目,所以很准确,妥当的表达就是用上情态助动词。

4、A:你明天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好吗?

B:我来不了,最近很忙。 → 我应该来不了,最近很忙。
前者的回答很直接,干脆,说明了忙是来不了的理由。但是说话人A不一定能接受这个理由,可能还会有一种是不是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他,所以他用自己忙为借口,很果断的拒绝参加自己的宴会。而采用加入情态助动词的表达后,这种委婉的表达让对方也就能理解他不能来参加宴会的理由了,这样也就不会伤害两方的感情了。
还有一种与之相反的情况是,如果说话人在表达与听话人预期答案一致意见时,如果使用了情态助动词,虽然语气非常委婉,但是却削弱了与听话人的一致性,因此话语可能会显得不那么礼貌了。例如:

1、A:你明天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好吗?

B:好,我来。 → 好,我可能来。
在这样的对话下,听话人的回答是肯定的,不用情态助动词而直接肯定的表达方式能加强自己与对方的一致认可性,从而使对话更加流畅也更加令人满意。如果采用后一种回答,就会使问话人觉得这种模糊地回答让自己捉摸不透对方的意思,就可能会认为对方在很大程度上是不会来参加宴会的。这样一来,也就没能达到更好的交流与沟通了。

2、A:这样做,对吗?

B:是对的。 → 应该是对的。
这句话同样如此,问话人想要得到肯定的答案,听话人呢,也是想表达肯定地回答,但是如果加进“应该”二字就会使他的肯定回答的程度大大削弱,给予问话人的反馈就是听话人不太赞同他的做法,没能得到别人的支持,也许就有一点打击他的信心了,从而影响了双方的交际活动。 总之,使用情态助动词能使话语变得模糊,而它能否使话语更有礼貌,主要要看是否能够加强说话人与听话人之间的一致性。如果一致就给与对方肯定地回答,如果不一致才运用情态助动词来降低话语的强势性和权威性。这样的交流才会更有意义和作用。
(二)使话语变得直接。在交际中,直接进行反对、拒绝、要求、建议、命令等言语行为肯定会有损听话人的面子,如果我们用间接的手段来表示这些言语行为目的,就可以使交际变得更礼貌,而情态助动词则刚好可以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例如有猜测、估计作用各情态助动词,如“可能”“应该”等可以用来反对、拒绝、否定,这既使话语变得模糊,又可以使话语变得间接。又如“应该”“可以”本是用来进行要求、建议等,我们在表示责备、不允许、拒绝时也可以使用它们,使话语变得间接,委婉,礼貌。如:
A:我们明天一起看电影吧。
B:我明天可能有事。
把“可能”放在拒绝的话中,能让话语变得简洁,不会损失对方的面子,也让对方容易接受,从而使得这样的交际更有礼貌。
(三)给听话人更多选择。在话语交际中,如果说话人做决定,让听话人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某事,这势必会让他处于被动的地位,听话人的人际权势地位也被降低了,这会使说话人的话语显得不礼貌。但如果把选择、决定的权利交给听话人,则会起到相反的作用。这个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进行要求、命令时,用建议的方式,使听话人自己做出选择。例如:
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去做。 → 自己的事情你可以自己去做。
后者的表达给予听话人更多的选择权,尊重听话人,这样的话语在交际中是必不可少的。
二是用询问、请求的方式,表示要求、命令,让听话人自己去决定行使这个动作与否,例如:
把窗户打开 → 能把窗户打开吗?
吃点水果吧 → 你要不要吃点水果?
同样的道理,后面的话语更尊重听话人,让听话人自己决定去不去完成这个动作,有主动权在自己手中,自己得到了足够的尊重,也就乐意去为说话人完成这个动作了。在这样的交际中,既尊重了他人,又能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二、不同情态助动词的礼貌程度不同

(一)许多情态助动词都可以进行指令类以言行事作用,表达命令,要求,允许等,但它们在礼貌程度上并不相同,大致我们可以这样来衡量和排序:
可以∕能 → 应该 → 得 → 要 → 必须 → 不得 → 不许∕不准
礼貌层级从左到右递减,我们用例子来证明:
你可以∕能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你应该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你得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你要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你必须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你不得追寻自己的梦想
你不许∕不准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通过这组例子,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它们在礼貌程度上的层级区别。“可以”“能”是给对方建议,让听话人自主选择;“应该”“得”陈述道义,事理上的需要来间接劝告,建议;“要”直接要求;“必须”使直接要求显得不容反驳;“不得”“不许”“不准”都是语气非常强的禁止。

(二)在表达意愿、寻求许可的时候,不同的情态助动词的礼貌程度不同。看下面的例子:

我要抽烟。 → 我想抽烟。 → 我能抽烟吗?
第一句是很直接的要求,第二句是将直接要求转化为自我意愿的客观陈述,用间接方式表达请求,最后一句是将这种意愿转化为疑问句,把决定权交给对方,使听话人的人际权势地位得到进一步提升。这样一来,双方就能很好的达到一致,从而使得交际活动更轻松愉快。这些都是情态助动词对于我们生活里交际中礼貌原则的影响作用。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总结出情态助动词的使用对于礼貌原则的影响作用。情态助动词使用与否会改变句子的礼貌程度,它可以使话语变得模糊,也可以使话语变得直接,还可以给听话人更多地选择。同时不同情态助动词的礼貌程度不同,它们的使用会给我们的交际带来很多的影响,既可以是负面的,也可以是积极的作用。所以我们要好好把握这些情态助动词的用法,尽量消除它的负面影响,充分恰当的利用其积极作用,从而为我们的交际活动服务。
参考文献:
成方志 《论情态与礼貌之间的关系》 滨州师专学报 2004.9
李基安 《情态意义和情态助动词意义》 外国语 1999.4
[3]朱冠明 《情态与汉语情态动词》 山东外语教学 2005.2
[4]王伟 《情态动词“能”在交际过程中的义项呈现》 中国语文 2000.3
[5]王振来 《谈能愿动词在句子表达中的作用》 辽宁师范大学学报 2002.5
作者简介:阎 陶 (1989.8 —),女,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 2012级学科教学(语文)专业硕士研究生,重庆市綦江区永新镇 。 源于:科研方法与论文写作www.618jyw.com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3000条评论 快来参与吧~